超可爱的李子晴

【楚郭】泳池
小甜饼,极度ooc致歉,梗有授权,右上角那个

最近有座水上公园开业,听说是郭长城他舅妈的朋友办的,给了郭长城几张门票让他带特调处的人一起去玩。正好也没什么案子,赵云澜便放了几天假。

检过门票拿了更衣室手牌,几个人都不在一个区。瞧瞧自己的,和郭长城都在D区,索性直接拉着人换衣服。
-
围巾一圈一圈摘下来,郭长城慢吞吞没有卸包,风衣已经挂进更衣室柜子里,那人刚把包卸下来,利落拉起衣衫下摆脱掉黑色背心,往后瞥一眼那人才刚打开柜门。
裸着上身走过去拍人脑门一下。

“笨蛋,干嘛呢不换衣服。”
看他受惊似的抬头看自己,瞳孔极速收缩还吞了吞口水,心下一沉。

这小兔崽子又想什么呢。
穿上泳裤坐在沙发上,目光灼灼瞧他慢吞吞换衣服,纤瘦的腰肢,搭上没什么肉的白嫩胸膛,背过身放衣服时突起的蝴蝶骨......

不自觉就盯着入了迷。
-
泳池区人不多,小孩拿着和他身形及不相符的泳圈就朝泳池里跑,自己则找了个椅子坐下,好整以暇看着人在游来游去。

“楚...楚哥!你不下来一起吗?”
闻声才回过神来,却看到人泳圈快翻了去,一旁就是深水区,望向警示牌提示水深两米,刚预备出声提醒,小孩的泳圈已经整个翻了过去,整个人人也扑向了深水区。

遭了,郭长城不会游泳。
手比脑子快,傀儡线已经缠上呛了几口水的小孩腰和手臂,稳稳把人带离水面。
-
“楚哥......”
不去理会人的哀求,只顾着看手机股市,顺便扔过去一块大毛巾。

“想去游泳?去啊。”
头也没抬扔过去一句话,丝毫不感到有什么奇怪——虽然傀儡线把人的手紧紧捆着不让人离开自己一米。
-
“楚哥我保证再也不会这样了,你放开我吧...”
叹了口气还是松了傀儡线,又密集缠上人的腰,起身一脚把人踹到水里。

人被踹下去也不恼,很快就又在池子里游起来,傀儡线比泳圈方便,让他能有更大的施展空间。

坐在岸上盯着人的身影,再看看自己曾经历经艰难险阻才合成的傀儡线,现在——
郭长城,你好样的。

【楚郭】同居三十题之相隔两地的电话

迷你小甜饼,ooc致歉

时近鬼节,向赵云澜请了假去往湘西,我的坟冢在那。

但是却苦了郭长城,没法带他一起来,他一个人又怕的要死。只好画了几打符篆给他放好,留了一截骨笳告诉他遇到危险可以吹,会有东西来帮助他,并且保证电话24小时开机。

提前七月十五两个星期就离开了龙城,绿皮火车一路颠簸,要说这交通发达也是发达,可就是没有去那里的飞机,甚至连好一点的火车都没有。

我去的那个地方通讯也是个问题,信号时好时坏,闪动几下就彻底只能紧急通话。

这可不好办了。
一想到自家小孩拨打自己电话结果听到不在服务区,露出的那副表情,不禁摇了摇头。

回到坟冢先是查看一圈有没有人破坏,见完好无损才唤出几个守门的小僵尸,掀开棺材盖美滋滋躺进去,不得不说,就是比那劳什子的床舒服多了!

这一睡就是五六天,再醒来就看到自己面前浮着几张镇魂令,颜色一张比一张深。要是自己再没看见,赵云澜就该直接用那张“随叫随到”了。

一抬手镇魂令全落在手心,读取里面的东西之后便尽数化为灰烬。
“老楚啊,小郭今儿都急得不行,说你电话打不通。”
“老楚,看到之后给小郭报个平安,知道你不方便,就不强制你了。”
“楚恕之你他娘的在干嘛呢!郭长城都急哭了!”
“楚恕之!立马给小郭报平安!”

无奈拿出手机,还是没信号,只好动用了点小手段。躺平从口袋掏出来通讯符,掐了个诀,金光在棺材里炸开,眯着眼睛缓了好一会才拨通电话给人打过去。

“长城,不用担心,我很好。”
“七夕快乐,我爱你。”

【楚郭】同居三十题之大扫除

无脑小甜饼
ooc致歉,大概是楚恕之视角第一人称
私设已经同居
顺手改了一点

我喜欢活在阴暗潮湿的地方。我讨厌阳光、灯光,一切会发亮的东西。我讨厌光线照在身上的感觉,所以屋子里总是拉着厚厚的窗帘。
我还养了许多捕鸟蛛,染上我的尸气,他们都渐渐失去了活力,整日呆在箱子里一动不动,唯有感觉到有威胁他们生命的存在的时候,才会给我一些示警,我也乐得一整日盯着他们发呆,日子过得也还算清闲。

“楚哥——我够不到窗帘的钩子!”
呃......好吧。自从郭长城搬到我家之后,我上面的话都在放屁,那个浑身都在发亮的呆鹅让终年暗无天日的屋子见了太阳。

我把那些个捕鸟蛛都收到了柜子顶上,防着不让小孩看到,免得他一把鼻涕一把泪还累得自己去哄他。
谁知道他今天突然心血来潮要来大扫除,雄赳赳气昂昂地踩着凳子就去卸掉那些黑色窗帘——然后发现自己够不到,只得无奈把人从凳子上搬下来。
“我来吧,你去做别的。”

把窗帘直接一团塞进洗衣机里按下开始键,摸出根烟叼嘴里刚刚点燃,就听见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同时那些个蜘蛛在自己脑子里疯狂示警,叫的我脑子疼。

坏了!
急急跑去卧室,就看到郭长城坐地上揉着屁股,见我进来还有些委屈。
“楚哥,你......”
心底暗暗骂他一句笨蛋,还是认命叹口气把人从地上扶了起来。
“那是我养的。”没想多再解释,“你要不要看看它们?”
他害怕地吞口水的声音实在有些大了,但还是懵懵蠢蠢点点头,我没忍住笑他。抬手糊了一把他的头发,才把柜子顶上的盒子都取了下来。

我一一指给他看,告诉他这些捕鸟蛛的名字和由来。
“喏,这个叫锅巴。”我把最后一个盒子拿起来,“和你一样,又怂,胆儿又小。每次遇到危险就属它示警声最大。”
他不好意思低下头,我又顺手掐了掐他白嫩的腮肉。

“好了,继续收拾吧。”
大手一挥把饲养盒放回原位,在小孩儿嘴边偷了个香才转身出了卧室,装作没看到人浑身冒的粉红泡泡和像是被热气蒸了一般的脸颊。

占tag致歉,宣群
镇魂语c群
欢迎加入特调处日常,群聊号码:816979189
不定期还会给案子开头,大家可以一起自由发挥
P1皮表
P2二维码
P3公告
欢迎您的到来——

【楚郭】同居三十题之相拥入眠

ooc致歉,无脑超短小甜饼(???)
私设已经同居
我大概真的不会戏改文吧/捂脸

楚恕之百无聊赖坐在沙发上摆弄自己的傀儡,听着卧室不断传来踢踢踏踏的拖鞋声心生怒气。

“郭长城!你他妈在里面干嘛呢?!”
吼一嗓子里面终于安静下来,他理了理傀儡的头毛,又拿出手机刷了刷股市,看到一片红心情大好。

但里面...是不是有些太安静了?
他起身朝卧室走去,见屋里人光着脚动作夸张,做贼似的跑来跑去,一阵心累。

“郭长城你真是——”楚恕之气笑了。
郭长城被突然出现的楚恕之吓到,站在原地有些发抖,不安的脚还在不停你踩我我踩你。楚恕之无奈把人扛到浴室放在马桶盖上做好,打开花洒把水温调到适中。

“抬脚。”
楚恕之颇有耐心地给人把脚底踩的灰冲洗掉,拿毛巾擦干,又一把把人抱起来。楚恕之看着他瑟缩忸怩红了一张脸,不安地搂着自己的脖子,笑出声。

他把郭长城轻放在床上,郭长城随即往边上挪了挪,楚恕之就顺势掀开被子躺下。郭长城莫名兴奋的像条小鱼儿一下撞进楚恕之的胸膛,双手搂着他健壮的腰身。

楚恕之勾起唇角,揉了揉怀中人的发顶,在他额头落下虔诚一吻,轻轻拍着他后背哄着他睡。

“长城,晚安,我爱你。”

占tag致歉

镇魂语c群,群号码:816979189
P1公告
P2皮表,支持物拟,请勿过分崩坏~
P3群二维码
欢迎您的到来——
比心心~~

【群宣】
占tag致歉
腾讯语c群
7.19开群
欢迎您来——
特调处日常,号码为 : 816979189

《乌台燕》

再为我白call一次

玊洂_:

#闲的无聊一个原创小短篇#
#好吧其实是五月份旧文当作失踪人口回归#
#哎你们还记得我吗#
#看起来很难了#



我出生在江南深似海的春里。

家中香火濒绝喜获麟儿自是好事。为此宅院张灯结彩大肆庆贺摆宴三日酒肉菜肴不绝。

这都是由我家后院柴房洒扫妇人每日的念絮中听来的。

她说,后来我爹娘发觉我似是过于乖巧安静了些,便起了疑心,整日惶惶然。

可我是内向,又不是聋哑。

在几次三番掐算过日子后,我终是在三周整那日开了口。却不是唤爹娘,只浅淡一句:

“燕子。”

他们也不甚在意,但那日起二老终是安下心来,认清我只是不愿开口后也不迫着我,只乞我能为传宗接代担些气力。

我本就疲于与人交谈也自然乐得清闲,整日整日坐在院前阶上无所事事看着老柳树杈间的家雀,堂前檐下的玄鸟。看它们衔枝,筑巢,孵卵,抚幼,周而复始。

倒也有趣得很。

不过今日,我旁边坐着个乌衣乌裤的姑娘。

严格来讲已然不是今日,她在这陪我看了好几日的雀鸟了。

“你喜欢看…呃…这些?”她看向我兀自开了口。我没答,只是点头。她面色仿佛带了些名为欣喜的味道,似是也不打算接着说些什么继续同我一并仰头瞧着。又过了半晌,她又忍不住接着说:“我叫百舌,新搬来附近的。以后我可以跟你一起玩吗?”

当然可以。我在心里答,想着她听不到又点点头。如果跟我能够算是玩的话。

自那时之后她也日复一日陪着我。只不过,与我不同的是,她却是比鸟雀还聒噪些。成日与我说些街头巷尾零零碎碎的事,也不知她除了陪我外哪来的时间走街串巷。

确实无愧于“百舌”这名字。

有几次母亲出入时看到了她,只是向我提了提这姑娘看着未免丧气些,没说些什么阻止的话。

当然,就算说了我也懒得理会。

有一日她说着说着难得消停下来,让我得了片刻清净。但竟是感觉有些不很适应,这使得我不得不转头看向她挤出几个生涩音节:“怎…怎么了?”

这大约是我第一次对她说话。

她看上去颇有些惊讶。“你会说话啊……我,我没事啦,就是…就是街上的小姑娘现在都戴那种细银镯子…”她捏捏自己手腕憧憬比划,“可好看了。”

我点头,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接着抬头看鸟与巢。

只不过是当夜央了娘寻这么个银镯子。而我恰恰鲜少提出什么要求,娘没多问,隔天给我寻了来,转手便落到百舌那里。

她欣喜极,当即戴在手上,举起手腕对着太阳看了好几个来回,笑眯了眼。

高兴没多久她就怏怏伏在自己膝上问我:“外表很重要吗?”

我迟疑,点点头,又猛地一摇。

她叹口气,犹疑着跟我开口:“我是百舌。”

“百舌鸟的百舌。”

我一怔,探身去摸她额头。她甩开我鼓起腮帮子瞪我一眼:“我说真的!你闭上眼等我给你看啊!”

我闻言闭眼等了半晌,待睁开眼时面前已不见那个姑娘,只一只从黑布衣物里钻出来的黑羽白腹的鸟。鸟儿见银手镯落到一边,啄它翘起一伸颈套在了身上。可爱的紧。

我也就恍然忆起檐下确实多了个鸟窝,我一直没见过巢的主人。

等她再恢复人形时还是那般忧郁的模样:“我的族人…其他的百舌,都是纯黑色的。”

“只有我,只有我。”

“他们说我是杂种。”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拍了拍她肩膀以示安慰。


翌日我同爹娘用朝饭时,听见娘絮絮着:“街口染坊的染缸里淹死只鸟,听闻是那扁毛畜生一头撞进去的…”

“什…什么?”我问。

娘确乎是没想到这种问题会引起我的注意而怔愣着。迫使我又追问一遍:“刚才…说什么?”

娘又重复了一遍,在话的末尾感叹着:“也算是桩奇事,只不过不知是那家合该走运还是倒霉。”

我扔下吃到一半的饭跌撞跑出门。

我很少走出这么远,凭借着记忆里百舌给我的描述勉强找到那家染坊。看见门口曝着一团不大的漆黑色块,身周土地渍上了黑色汁水,是只鸟的形状。那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我慌忙凑上前去查看。

那是百舌。我一眼认得的。鸟脖子上还戴着我送给她的镯,上面淅淅沥沥沾了些墨渍,但仍然烁着银光。

我匆匆挤进去,人群见是我也不很拦,只在我身后高谈论阔。

“听闻那两位老来得子却是个痴傻的,整日跟只鸟待在一起,可怜,可怜。”

“该不就是这只吧?”

“这…倒是说不准了。”

我不去理会。我是内向,又不是聋哑,更不是痴傻。上前小心将百舌捧起来,也不在意沾了一手的染料。

傻百舌,你分明是只燕啊。


她死在她黑漆如墨的梦里。


江绍白。

【重发挂文】抄袭者必须站出来负起责任

希望这位抄袭的有点自知之明,怎么还腆着脸在这蹦跶?

なで肩🐹:

    首先占TAG抱歉,抄袭事件至今为止前后拉锯两个月有余,冰恋薰的态度始终一如既往地理直气壮,并且私下各种否认自己的抄袭事实,甚至还有不明真相的人不分青红皂白地意图替他辩解,我只能将这件事放在她的圈子里,让大家品评一番,同时也提醒各圈大大,别让自己的心血成了别人耀武扬威的资本。


事情始末如下:


今年四五月份,某位名为“冰恋薰”的LO主开始大量原文搬运我的老文《都市阴阳师》,我是厌恶冲突的,所以选择了私下交涉,该LO主配合删文,但再次更改依然存在大量的搬运,我只能选择再次交涉,结果由于我的忍让和礼貌,对方似乎误会了我是怕惹事、不敢挂人,吃定了我不会挂她,坚持要将这篇文写下去,这次原文看不太出来了,但诸多设定依然照搬,例如:


原文:苏翰与刺客联盟缔结契约,将血液滴进水蓝漩涡,然后手背出现契约图案,缔结后只要完成使命,苏翰要付出他们要求的任何代价


冰恋薰:把漩涡换成白虎,其他照搬


原文:仲堃仪在联盟,萌章被囚禁,方方土忍不住给苏翰下蛊毒,经公孙劝说放弃。


冰恋薰:把仲堃仪换成萌章,公孙换成陵光,其他基本照搬。


诸如此类,处处都是我原文的影子,连很多粉丝都已经看不下去,我觉得自己不能再包子下去了,有时你对别人的尊重和宽容换来的只是无止禁的得寸进尺!最可笑的是在我跟她交涉过几次之后,冰恋薰在自己的昵称中加了几个奇怪的符号,是放搜索防爱特吗?拜托,这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做链接。 @🐳冰☃️恋💦薰🐬


冰恋薰的首页


接下来附上一些她改文之前的搬运盛况,没看过我的阴阳师的小伙伴可以选择挖坟,看过的可以直接围观“新文”,感受一下这位一千多粉丝的太太的“原创力”。


抄袭锤


更可笑的是,当我将冰恋薰的抄袭行为公诸于众,竟然遭到了抄袭者的质问,我之前太宽容跟她墨迹了那么久,她竟然说一点没感觉我的脾气好,我也只能让诸位来评价了,以下是我们多次的沟通记录,以及她来质问我的实录:


多次沟通无效


被挂的人质问被抄袭者


还有 我把全CP的TAG都带上了,因为我之前文写的就是全员CP,一卷仲孟,二卷钤光,三卷执离 ,蹇齐贯穿始终,她也抄了全员CP,不过全是跟我逆过来的,可能以为圈子不同了,就没人会发现。这篇文章是我进圈子以来的第一个长篇,回头整理的时候真是百感交集。


   最后,我想说这件事整个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现实生活中的心情和状态,也占用了我太多的时间,如果到这一步冰恋薰仍然跟他人紧要自己没有抄袭,不肯拿出诚恳的态度,就自己抄袭、态度恶劣和对作者本人,也就是我造成的伤害进行道歉道歉,那么我很有可能无法继续坚持在LOFTER,但我在此声名,即使我退出LOFTER同人圈且将全部文章删除,也会留下所有关于本事件的挂文,让人知道一切发生的经过,不能让抄袭者天真的认为,自己的沉默和满不在乎能够解决一切问题,让整个圈子为之姑息!

勿忘初心。

南桓:

刷完了首页
只想说一句
勿忘初心
别忘了 你是为什么 开始写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