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可爱的李子晴

图文..好像没啥关系
一个无聊的小脑洞


蹇宾殉国 齐之侃自刎
☞阴间☜
“本王...这是在哪?”蹇宾看着薄雾笼罩的一切 微微蹙眉
身旁走过几个面无表情的人 脸色惨白 身穿铠甲 手拿三叉戟 模样甚是像书上记载的鬼卒
蹇宾偷偷跟在这队鬼卒身后 在这虚无大地上绕了几圈 终是来到一个大门前
蹇宾停下脚步 抬头看这气势磅礴的大门 上面刻着三个大字
【鬼门关】
“本王..终是没有护住天玑 也没有护住小齐...”蹇宾长叹一口气 还是选择了接受
蹇宾拉住一个鬼卒 向他询问有没有一个身着白衣 面容清秀的少年来过 似乎是怕鬼卒不记得 还说了很多关于齐之侃外形的事情
鬼卒听完摇摇头 又继续前去
............
齐之侃睁开眼 警惕的看向四周 又摸摸自己脖子 自刎留下的口子还在 他也不知道这是何处 只得偷偷跟着一队鬼卒
...........
蹇宾在这门前来回踱步 眼睛突然放出光亮
“小齐!”蹇宾快步上前
“王上!”齐之侃比蹇宾更快 跪着呲到蹇宾身前“臣无能 未能帮王上保住天玑”
“这不是你的错 快起来吧”
“王上...”齐之侃的目光紧紧注视着蹇宾
“莫要在喊我王上 如今天玑已被灭国 我也成了亡国之君”蹇宾转身向前走几步 齐之侃的目光跟上“而且你我现在不过是一缕魂魄 又何来身份地位之分”
“王上....”
“来吧 陪我一起走这黄泉路”蹇宾大步走
“好”齐之侃跟上蹇宾的步伐 只是这次 他没有再在身后跟着蹇宾 而是与他肩并肩走在这路上“臣.. 再也不会跟丢了”
【望乡台】
“小齐 陪我一起再看一眼这钧天大地 再看一眼 就好”蹇宾眼眶已经蓄满了泪水
齐之侃只是注视着蹇宾 并未说话
两人来到这望乡台上 蹇宾眼泪滑下 齐之侃伸手擦去
“小齐..”蹇宾紧紧抱着齐之侃 齐之侃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到 却在及短时间恢复过来 抬手轻抚蹇宾的后背
“莫要再哭”齐之侃拭去蹇宾脸上的泪珠
...........
“这就是奈何桥了”蹇宾停下脚步“奈何桥上孟婆汤”
“又是一对痴情人啊”孟婆看到来的两个白衣少年 一位眉宇中有几分锐气 另一位眼中闪着无限的忠诚
孟婆递上两碗汤
两人举碗
“小齐...齐之侃”蹇宾目光灼灼 盯的齐之侃红了耳根
“蹇.....蹇宾....”齐之侃终是叫出这一声
“愿来世 我不是君 你不是臣 而是普普通通的两个人 平平安安过这一生”
两人碰碗后一饮而尽 眸中对方的身影慢慢消失 转而变得如婴儿般清澈
像是从未相识 就此分道扬镳
.............
蹇宾最近梦里总是出现一名白衣少年 不停呼喊他的名字 却看不清面容 只是那声音低沉有力
齐之侃也一样 梦中出现的那位白衣人一直呼喊着小齐 声音洋洋盈耳
..........
蹇宾放学后被一群人堵在小巷里 没来由就对蹇宾拳脚相加 大约又是因为上次惹到了陵家小子 蹇宾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不至于狼狈 却不料被人从身后打了一闷棍 转而被打倒
“我平时最痛恨这种以多欺少的事了”略有些稚嫩的低音炮传来 锐利的目光扫过几个人 出拳迅速 干净利落 没等人反应过来 就被打倒
“喂 你没事吧”少年吊儿郎当的说到 眯着鹿眼向蹇宾伸出手
“....”蹇宾忍痛起身 声音如此熟悉“我没事”
少年听到这声音 怔了一下 两人目光对上
时间仿佛静止 定格在两人对视的那一刻 两人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自己并没有印象的画面 两人相遇的那天 成为君臣的那天 救驾的那天 解战袍的那天 带兵出征的那天 两人双双自刎那天 记忆定格在两人倒地的那一刻
“阿蹇”“小齐”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