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可爱的李子晴

【IEI】最好的祝福

不管看几次....最后都是飙泪啊啊啊....

苏杭湄:

400f时  @未满海棠  小天使点的现实向公开梗~


算是个比较理想的可能吧


修改了两周其实还是不太满意,先发上来好了


IEI无差,HE


其他文章请戳 目录


————————————————


[1]


     “马振桓,我们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Evan坐在空荡荡的化妆间里,有些惴惴不安地捏着手机,电话那头通话已经结束很久了,但那人的声音却还久久没有散去。




      他偏头看了一眼表,还有十分钟,演唱会就要开场了。




      不是和Spexial的兄弟一起,不是和公司的其他艺人一起,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麦克风,只为他一人打造的舞台。




      出道十年,经历过团队的变更与解散,公司的签约和解约,娱乐圈沉沉浮浮挨个走了一遭,这舞台上的霓虹灯影,这些年的洗炼,早也前前后后看遍了。




      作为一个歌手,今晚,将会是他从未有过的巅峰。




      却也是告别。


      


[2]


      易柏辰,我们终于有能力说爱了。




      作为盘踞港台歌曲榜前五位的当红歌星,Evan的演唱会自然不乏人来捧场, 不小的场馆被粉丝的尖叫声填满,狂欢的、尖叫的、哭泣的,这样的势头,Evan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




      他知道,从前的兄弟们,一定纷纷坐在场馆的某个角落,大概除了某个明天在内地有活动的小屁孩,没有一个兄弟会不来捧场。




      虽然还叫小屁孩,可易柏辰今年却也已经二十八岁了。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当年的青涩天真早已被磨平,连老幺也终于能担起得起“成熟”这两个字了。




      毕竟,他们都长大了。




      昔年那些孱弱的小树苗,终于生出了长长的枝蔓,可以荫蔽依靠他们的人,可以跨过宽厚的道路,与街那头的爱人携手相接,渗透相融。




[3]


      从火爆的单人曲到从前团队的成名作,Evan几乎要使出浑身的力气绽放通体的光芒。落幕的时候,他放下了手里的鲜花,默默望着台下,长达三分钟的留白过后,他在心里最后给自己打了气,终于缓缓说道:




    “我知道,一直以来你们都很挺我,陪我走过这么多年,高潮低谷都和我一起经历,希望我能创作出更多好的作品。”




    “这些年来,我一直很努力,因为我希望自己能变得越来越强,这样我才能有足够的能力追求我想要的,保护爱我的、和我爱的人。”




    “时至今日,虽然我知道,自己还远不够优秀,但我想,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我已经有能力去守护了。”




    “今天,是我歌手生涯的巅峰,我希望在你们的记忆里,马振桓一直是现在的模样。而我,想去追求我真正想过的生活了。”




    “再见了,我的小木马们。”




[4]


      娱乐界向来不缺新闻,这两天更是热闹。还没等前一晚“歌手Evan演唱会称将退出娱乐圈”的新闻掀起滔天的浪潮,第二天下午,另一个重磅的炸弹就砸了下来。




      在古装大制作电影《千胜大传》的发布会上,男主演——当红男演员易柏辰对媒体宣布,接下来将不再接演电视剧,彻底退出娱乐圈。




       二十八岁,正是炙手可热的时候,出道将近十年的易柏辰早已磨练出了一身好演技,他为人低调,除却刚出道那几年被媒体炒得火热的“IE”cp,近几年实在少有绯闻,已然快要修炼出一副德艺双馨的老干部做派。眼下突然宣布退出娱乐圈,很难不引人浮想联翩。




      对此,易柏辰的解释很简单,想要抽更多时间陪陪家人,想在更多方面有所进步,想去追求真正想过的生活。




      一句似曾相识的话,不到24小时内从两位大咖口中说出,况且还是当年被传断背的cp,媒体捕风捉影想再挖掘些什么,当事人却留下一句“就这样”,就施施然不顾媒体的阻拦大步离开了。




[5]


      易柏辰从后门出了发布会会场,司机早已等候多时,他一溜烟上了车,车子发动,就彻底摆脱掉那群难缠的记者了。




      也算彻底告别他的演艺生涯了。




      发布会上的消息此时应该已经被传播了出去,微博里不停有粉丝的私信跳出来,关心、询问,间或是有些生气的指责,易柏辰一条一条地翻下来,心里难免还是有几分歉疚。




       他退回首页,点开新微博的编辑,反反复复删删改改了几次,最终还是选择了最简单直白的告别。




       再见了[星辰][星辰][星辰]




      点下发送键,他便直接关了手机往下滑了滑靠在座椅上,闭着眼睛小憩。浅眠之中混乱的梦境交错重叠,还在Spexial的日子、和马振桓的过往、好不容易得来双方父母的妥协、媒体的追问来回交错,像是再把这些年光阴走一遍。




      他恍恍惚惚再醒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快要到机场了,易柏辰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机票,继而轻轻笑了出来,梦里的阴霾瞬间消失不见。




      旅程的尽头,有人已经在等他回家了。










[6]


      五年前,在公司经营不善的情况下,Spexial最终走到了解散的一步,奋斗多年的兄弟再不舍也到了说再见的时候,最后的晚餐后,他们有人转去了做了幕后,有人隐退,也有人选择回到来的地方。


 


      分别的那一夜,他们都喝醉了,在天台的屋顶肆无忌惮地叫嚣哭泣,对着璀璨的星空喊着曾经的愿望,幕天席地,一群大男孩歪歪斜斜躺了一地。


  


      很多年后,Evan还记得,那一晚易恩的眼睛,因为蓄了泪变得澄澈透明,又因为酒意眯起了些,这样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自己,大约是酒意上了头,Evan情不自禁就吻了上去。


  


     这曾是他无数次想做的事情,既然这一夜是告别,那就抛弃理智,大胆一次好了。




       毕竟有人说,不疯魔,不成活。




[7]


       那夜之后,Spexial正式解散,Evan留在台湾主攻唱歌,易恩则选择了北上,追寻他的演艺生涯。




       捅破那层窗户纸后,他们的相处愈发亲近,虽然因为工作时常要分开,但两人却也真真切切地度了过一段轻松愉悦的恋爱时光。    


 


      他们在不同的活动中穿款式相近的情侣装,在不同的场合佩戴一起挑选的情侣手表,刻着对方名字的戒指不敢公诸于世,就穿一根银线,将这缕相思藏在衣领下离心口最近的地方。


 


      冒着粉红泡泡的视频,台北两人少居却温馨的小家,偷偷摸摸的探班和约会,那时两人珍之视之守护的天长地久,后来回想起来,那段爱情的甜蜜,分明已是最后偷来的时光了。




[8]


      好景不长,同款手表、情侣装、微博上不自觉衍生出的互动,甚至连以往在团体里一些活动中的暧昧照片,都纷纷被狗仔扒了出来,随着他们在各自领域发展地越来越好,两人的同性恋情也被愈炒愈烈。




      有一年的时间,他们的绯闻几乎出现在了各种大大小小的报刊杂志上,澄清、抗争,最终却还是无济于事。最后的导火索,是在一张只有两人背影的合照里,紧紧相扣的十指,把他们彻底推上了舆论的风口。




      媒体不断的询问,接下来就是公司的打压,不断的约谈与追问,将近一个月的隔离期里,起初两人还觉得,只要能坚持过去,事情总会好转的,然而现实不是童话,他们没法给自己写一个圆满的结局。




       直到双方公司下了最后通牒,要么分手,要么离开这个圈子。


        


[9]


      这不是简单的爱情与面包的抉择,情窦初开的少年还有不顾一切追逐爱情的勇气,但人已成年的他们却不行。




      因为人活着,不只有爱情,还有家庭,还有梦想,还有未来。       




      在绯闻最高峰的时候,Evan做了这辈子最疯狂的事情,他瞒着公司悄悄来到了内地易恩拍戏的剧组,避开了剧组其他人和易恩的经纪人、助理,就为了见他一面。




      那夜他们在酒店的房间里亲吻拥抱,在浴室的花洒下紧密相拥,既然双方对于以后早已有了预感,那便用尽毕生的力气,留住最后一场抵死的缠绵。


 


      情事过后,两人相拥着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因为方才的激烈都有了倦意,互相依偎着,谁都没有说话。




       眼看天就快亮了。


  


      Evan动了动已经麻掉的胳膊,低头凑近怀里人的发顶印了一个吻,眼睛因为睁了整夜变得无比干涩,已经流不出眼泪了。




     他张了张嘴,却几次都没能开口,直到怀里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




   “马振桓,天亮了,我们就分开吧。”




     只分开,不分手。




[10]


      从那天之后,他们真的如约定的那般,互相断了联系,易柏辰搬出了他们在台北的家,在内地重新买了房子,从前心心相印的两人竟真的似从未相交过一般,不再互动,不再联系,在彼此的领域各自心无旁骛地努力着。




      因为正主刻意的疏离,狗仔再也挖掘不到更进一步的新闻,绯闻自然不攻自破,娱乐圈向来翻篇如隔夜,没多久,曾经轰轰烈烈的IE断背恋就彻底淡出了大众的视线。




      Evan开始投入新专辑的制作中,他全心全意的投入和努力在不少人眼中正是分手之后焕然一新的开始,殊不知,从没有过哪一刻,他真正放弃过,记忆里那个不褪色的剪影。易恩的身影在不同的场景来来回回浮现,吃饭的时候,喝水的时候,呼吸的时候。


  


      很多年以后,那时他们早已远离了过去定居下来,Evan回忆起那段日子,打趣说自己那时候就把一辈子都输给了他,正兴冲冲在草坪上和狗狗玩闹的恋人因为这句话回过头,眸子里盛满一千零一颗星星。




     他笑得连眼角都皱出了细纹,声音一如既往带着炫耀和得意,他说马振桓,你输了一辈子,可是,你赢了我啊。


 


     是啊,我赢了你,何其幸运。










[11]


      时间过得飞快,从当时的双双隐退,转眼这已经是他们在加拿大定居的第三个年头了。




      最开始的时候,不只易柏辰刚到全新的环境不适应,连Evan也一下子很难再融入这种远离镁光灯的平静生活,常常半夜醒来还会担心自己明天是不是有什么通告要赶。然而每每此时,一侧身看到身旁爱人熟睡的面孔,他才会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他们真的在一起了。




      柴米油盐,一日三餐,两个前大明星猛地要上手这些琐事确实有些难度,但好在Evan细心,易柏辰又天生乐观,磕磕绊绊了一段时间总还是慢慢学会了。




      在这个加拿大中部偏北的小村落里, 连时间似乎都走得慢了下来,每天悠哉悠哉的过日子,前两年的时候,易柏辰还兴起在自家花园里辟了一块地专门种上了蔬菜,扬言要自己种些无公害产品,不过他向来三分钟热度,没几天就觉得麻烦撒手不管,到头来还是Evan接手,每天照看了起来。


 


      每次Evan拿着工具弯腰在院子里侍弄这些蔬菜的时候,易柏辰就坐在屋檐下面一边玩游戏一边看着,偶尔还嘲笑两句,某天他习惯性地想怼两句老马,看着Evan拿着铲子弯腰弄土的样子,忽然就想起了很多年前他们玩过的游戏。




    “从前从前,有一个勤劳的农夫......”




      脱口而出的字句让两人俱是一惊,待反应过来的时候,易柏辰已经笑地快要直不起腰了。Evan放下了工具,面带笑意看着不远处笑得毫无形象的爱人,心里却不由生出一阵感激。


  


      何其有幸,他们还都记得年少的模样。




[12]


      还有几天就要到圣诞节了,今年两家父母都要过来和他们一起过节,恰好这天两人都有空,索性吃过早饭就出了门,一起去置办些圣诞节需要的东西。


  


      易柏辰前两天因为气温骤降患了感冒,现在还没好透,又偏偏嚷嚷着一定要出来感受一下圣诞的气息,Evan惯来拿他没办法,好在易柏辰还算听话,半点不介意Evan给他裹上的厚厚的中老年款羽绒服,即使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臃肿地像一只企鹅。


  


      易大爷顶着病号的名头,公然地坐在车里耍赖,一脸“再把我冻感冒了你看着办吧”的表情对着Evan,Evan到底也只能无奈地笑笑,伸手点点他额头,顺手再揉乱爱人毛茸茸的头发,“你就是仗着我喜欢你!”语毕就忿忿地下车,去商场里采购去了。


  


      我就是仗着你喜欢我呀,成功留在车里的某人毫不谦虚地想着,顺手掏出羽绒服口袋里的手机,反正等人也要一会,先来局农药再说!




[13]


      Evan拎着几个纸袋从商场里走出来,骤降的气温让他倒吸了一口气,本来就是寒冬十二月,这两天又下了雪,温度骤然降了很多,他今天为了行动方便,只穿了一件大衣,现下一出来,就被冻得结结实实。


 


     拢了拢衣服,Evan快步朝停车的地方走去,把拎的东西往后备箱里一丢,就赶紧开了车门钻了进去,孰料一进去就被人扑了个满怀。


   


    “有没有觉得很暖和!”带着笑意的低音炮在他耳边炸开,只是多年不减的奶气让这话听起来总有一种小孩子邀功的味道,“我就知道你穿那么少会冷,现在有没有好一点?”


   


    “好多了,”Evan顺势将手伸进他羽绒服口袋里取暖,让自己整个人都被包进厚厚的羽绒服里,他慵懒地把头压在羽绒服上,越过易柏辰的肩膀看了眼车窗外,却不自觉皱了皱眉头。方才在商场里有个女孩一直在往他这边看,此刻那人就站在街对面,打量着车里的两人,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14]


     “该不会是狗仔吧,”易柏辰通过后视镜扫了眼窗外,后面的出租车还在跟着,他有点气愤,又难免有些焦虑,“都过去这么些年了,还跑到加拿大来追踪我们,有完没完啊!”


   


     “你别急,也不一定就是狗仔,”Evan一只手握着方向盘,腾出另一只握住易柏辰的手,轻轻捏了捏以安抚他的情绪,“再说,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不会分开了。”


  


      这一句话足以安抚所有的焦虑,易柏辰抬起湿漉漉的眸子看着Evan,正在开车的恋人面色沉静,目视前方,却通过握住的手不断将温度和安心穿给自己,易柏辰只觉心中的忧虑慢慢散了下去,嘴角微微抿了抿,就又勾了起来。


   


     马振桓,我信你。




[15]


      那件事后来就没了动静,Evan和易柏辰紧张了两天,见没什么事也就放下了心,定下心来准备起了圣诞节需要的东西,然而平安夜的当晚,却又有了些异常的动静。


  


      当时已经过了凌晨,两人分别安置好了父母去房间休息,本想着一起到客厅收拾一下就去睡觉,可下楼时易柏辰却听到了院子里有不一样的声音。


  


      他从二楼的窗户悄悄往外瞄了一眼,却被看到的景象惊地无法言语,原本空旷的院子外面已经挤满了人,Evan也来到他身边一起关注着楼下的动向,两人交握着的双手都有些凉凉的,手心相交处已经分不清是谁的冷汗。


  


      不知是谁眼尖发现了他们躲在窗后的身影,接着便有人喊了一二三,三声过后,无数写着他们名字的灯牌亮起,把漆黑的小院照得如同白昼。


  


    “天不亡我,心意如初——”


   


    “天不亡我,心意如初——”


    


    “天不亡我,心意如初——”


  


      熟悉的台词被粉丝组合在一起喊出来,便成了这世上最美的誓言。跨越山海,走过半个地球的距离,只为给他们送上最真挚的支持。




       那一刻,他们都红了眼眶。这些年走下来,他们有过美好,有过别离,有过隐忍,有过坚持,唯一缺的是来自外界的祝福。


 


      现在,终于圆满了。






尾声


      圣诞节当天,有眼尖的粉丝忽然发现,Evan和易柏辰的废置许久的微博都有了新的变化,两人几乎同时置顶了一条从前的微博——


  


      想跟你过圣诞。  












——————————————


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


其实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总觉得自己逻辑有点不清晰,中间又有倒叙,所以写出来的东西也有点乱,希望大家勿怪~


感觉我的叙事能力真的太差劲了啊,想的东西写不出感觉,好难过(╥﹏╥)



评论

热度(274)